• 市場監管戰“疫”一線風采系列(六)
  • 發布時間:2020-02-26 16:24     信息來源:福建省市場監督管理局

歲末年初,風起青萍,

病毒肆虐,釀成疫情。

防控就是責任,疫情就是命令!

大家爭相遠離疫區、遠離人群,

市場監管衛士卻像白衣天使一樣,

在人群中逆行,

留下奔向戰場的背影!

 

  “愿我所能,勤作有為!”

  戰“疫”一線、防“疫”一線,最缺不了的就是醫用防護用品。1月20日,寧德市市場監管局醫療器械監督管理科科長張濤了解到福建宸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初步具備生產口罩的條件和能力,但苦于無醫用生產資質而無法生產。他第一時間協調寧德市局注冊審批科為企業開啟特殊審批通道,先向企業作出過渡性的一類醫用隔離面罩生產備案,在最短時間內先行促成企業安心投產開工。

  “防疫物資有啥困難,我們馬上協調解決!”

  這是張濤的心聲。在宸潤生物如火如荼開始醫用隔離面罩和非醫用日常防護口罩的生產時,1月21日起,張濤便成為寧德市市場監管局與福建宸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對一”上門服務和現場辦公的“駐廠員”,他一方面對企業開展點對點技術幫扶及法規指導,及時了解、解決企業生產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全力幫扶企業,提升企業能力,推動產品上市;另一方面,他全程跟進企業的生產,對企業員工進行培訓,幫助企業嚴守質量管理體系,嚴把出廠關,促進企業生產出更高質量的產品。


  疫情發生以來,張濤已經連續一個月早出晚歸,深夜回家倒頭就睡,一刻都未挨著家人的面。常年遠在家鄉的父母,今年難得來寧德想跟兒子過個團圓年,他們的兒子卻從沒好好陪他們聊聊天。他們強忍著對兒子的擔憂之心,沒打擾過抱怨過一句,怕拖了孩子工作的后腿:

  “我兒子是黨員,這時候黨員不上,誰上?”

    張濤的女兒畫了一張畫,對視頻里的老師說:

  “外面病毒那么多,我的爸爸卻整天加班,好想他能早點回來陪我玩。”

  身為黨員,流血流汗不流淚。面對復雜嚴峻的疫情形勢,張濤秉持著“愿我所能,勤作有為”的信念,以身作則承擔起了市場監管人的使命。

 

  近30年黨齡的他

  回家這事兒都要“靠邊站”

  目前在寧德市市場監管綜合執法支隊從事價格監督檢查工作的康新宇已經三年沒回江蘇老家了。

  前幾天,他答應了家中82歲的老父親,今年一定回家陪老人家過年。當他接到疫情通知后,停住了回家的腳步,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父親,剛接到通知,現在全市開展疫情防控,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必須沖鋒在前,挺在前面,今年又不能陪您老過年了”。

  “群眾和單位需要你,危急時刻就是黨員挺身而出的時候,咱作為黨員不能在關鍵時候掉鏈子,家里你不用擔心,你趕緊去吧!”

  電話那頭,同為黨員的老父親堅定地回答道。康新宇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奔赴戰“疫”一線。

  從大年除夕晚上開始,康新宇就深入到各個農貿市場、藥店、超市等場所開展專項檢查。疫情期間,口罩等防護用品需求大,隨之而來的投訴舉報激增。每到一家藥店,康新宇就督促商家明碼標價,禁止哄抬物價,并向商家發放《價格提醒告知書》。

  1月26日,寧德部分縣市區出現哄搶大米的現象,市場監管局聯合相關部門開糧倉,發布通告,平息謠言。為防止有不法商家乘機哄抬米價,康新宇顧不上吃飯立即趕往各個商超,對經營者進行宣傳教育,要求商家誠信經營,嚴禁串通漲價。目前,寧德市區未接到一起大米價格投訴。

  “這幾天,通過我們的日常巡查監管,群眾的投訴舉報日漸下降,市場平穩了,覺得挺有成就感的。”

  連日來表情凝重的康新宇,心里的石頭稍稍落了地。

  “等疫情結束以后,我要馬上回家看父親,要告訴他,身為黨員,有多么自豪。”

 

別樣的“聯絡員、運輸兵”

  “能為防治疫情出一份力是我們每一個市場監管工作者的心聲。”

每次接到家人、朋友、領導同事打來的問候電話,寧德市市場監管綜合執法支隊二級主任科員林凌總是這樣感謝大家的關心和叮囑。

  戰“疫”前沿,逆行先鋒。1月26日大年初二,在前往市區農貿市場檢查的路上,林凌接到局里的電話通知,通知他到市衛健委參加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緊急會議。他馬上放下手頭的工作,趕往會場。會后,他被抽調到市應對新型肺炎防治工作領導小組市場供應保障組,當任市場監督管理局駐點聯絡員。從1月26日起,他連續上班20多天不間斷。按照小組的工作安排,他負責防疫物資質量把關、各縣(市、區)及市直各單位防控物資需求統計匯總及消殺物資發放。

  1月31日,經寧德市應對新型肺炎防控領導小組、市委統戰部、市工信局、市醫保局、市紅十字會、市商務局等相關單位多方呼吁和籌集,海外華僑、寧德鄉賢、社會各界人士積極響應,從海外和國內各地捐贈物資陸續抵達福州、廈門海關。在看到小組取件人員十分繁忙的情況下,林凌主動請纓到各物資點領取物資。安排好愛人和孩子后,他立即奔赴取件第一線。從2月1日至今,他五進廈門、晉江,三上福州,行程近五千公里,運送口罩80多萬只、各類防控物資近兩噸,既是聯絡員,又當押運員還是兼職搬運工。

  面對“困了只能車上睡,餓了吃泡面”的運送路程,林凌戲稱:

  “我們享受的是房車的待遇。”

含羞草影院-含羞草-成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