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阻擊疫情戰場上的媽媽團
  • 發布時間:2020-02-26 16:18     信息來源:齊魯晚報

  今天星期幾?把這個問題拋給市場監管系統的工作人員,恐怕沒幾個能立即回答上來。唯一關心的數字,就是確診、疑似和治愈的人數。對于大部分人來說,老老實實呆在家里,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但是對于青島城陽區市場監管局正陽路所的媽媽團們,她們需要放下孩子、走出家門,因為她們肩負著保障食品、藥品、物價、特種設備的安全的重任,她們需要平抑物價、打擊假冒偽劣……每天忙忙碌碌,加班加點,早已忘了今天是周幾。

    生菁:“幸福就是尋常的日子依舊,尋常的人也依舊。”

   

  “工作結束沒?什么時間能回來?尿布咋換呀?”“你煩不煩?一會就回去了,尿布怎么換你上網查一下。冰箱里還有我存的奶,你給孩子熱一下。” 正陽路市場監管所的副所長生菁是一名哺乳期的二胎媽媽,自戰役打響以來,就將不滿8個月的孩子交給了毫無經驗的丈夫。自己守在工作崗位上,一忙起來就忘記了時間,午飯時間過了只能靠方便面充饑,趕緊吃完,還要回家照顧嗷嗷待哺的孩子。

   

  “等疫情過去以后,再回去好好陪陪孩子,現在想想,幸福就是尋常的日子依舊,尋常的人也依舊。以后說起來,我的寶寶也會以我為傲的。”

    徐洪欣:“乖乖在家,媽媽出去打小怪獸。

 

 

  大年初二接到上崗通知的徐洪欣放下手中的家務活,下午就趕到了單位。家中面臨中考的女兒一再勸她吃完飯再出發,而她擺擺手,唯恐晚一秒鐘出門。二胎的寶寶剛2歲,最近受涼發燒,她只能抽空視頻通話詢問情況,孩子隔著屏幕喃喃叫著媽媽。她安慰孩子“乖乖在家,媽媽在外面給你打小怪獸”。

   

  徐洪欣在所里負責藥品監管的相關工作,每日奔波在各個藥店,要求藥店嚴格落實相關制度,提醒各零售藥店和藥企不得借機出現哄抬物價行為,糾正部分經營單位存在的價格不規范的行為。“孩子一直跟老人說媽媽是奧特曼,正在對抗一只叫新型肺炎的怪獸,每次說起來好像他的感冒都好了。”

    卞文莉:“害怕但絕不退縮。”

 

 

  卞文莉的孩子兩歲。每次上班前孩子都會眼淚汪汪的看著媽媽說:“媽媽,你別走!”而她只能對孩子笑笑說你看一會兒動畫片,媽媽很快就回來。

  能不上班嗎?能呀。理由都是現成的,外地歸來,需要留觀。但接到單位通知的第一時間,就踏上了回青島的路,在留觀通知下達前,她已經與她的戰友站在了一起。

   

  怕嗎?怕呀。家里有老人又有孩子,都是易感人群,卞文莉表現的再堅強,面對未知的危險也充滿恐懼。嘴上說的不怕,又怎會把衣服換在門口,一進門就直奔衛生間,清洗消毒漱口,恨不得拿84把自己從里到外洗一遍。

  退縮嗎?絕不。退縮了怎么對的起肩膀上的肩章?怎么對的起胸前的黨徽?怎么對得起公務人員的稱呼?回到家中是溫柔的媽媽,走到一線是堅強的戰士。嚴查哄抬口罩價格、辦理超市漲價輿情、規范農貿市場、關閉農村大集、禁止野生動物交易,堅守在第一線的她絲毫看不出害怕的影子。“就像上戰場打仗,哪有時間去害怕,只盼著早日把瘟神趕跑。”

    傅鑫:“媽媽去搶敬業福。”

   

  “好了,媽媽現在要上班了,不能再給你們講故事了,你現在閉上眼睛再睡會兒覺,媽媽去給你搶個敬業福。”一副孩子模樣的傅鑫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大的三歲,小的還不到8個月。自從投入防控疫情第一線以來,每天不到七點就要出發,以往天天睡懶覺的孩子不到七點就起來,盼著和媽媽玩會兒。“只有身邊的人感染的越少,我們才越安全,孩子就越安全。” 每當所長讓她回去照顧孩子的時候,她總是這樣回答。說完埋頭開始處理投訴,跟投訴人的通話聲音中溫柔依舊,解釋政策頭頭是道,聽不出疲憊。只有我們從她黑圓圈和禁不住的哈欠中,看出她的辛苦。

   

    這群媽媽們只是市場人的一個縮影。不是她們不怕感染,只是責任讓她們無法回!不是她們不害怕,只是使命讓她們必須向前!不是她們不顧家,只是擔當讓她們舍小家顧大家!特殊時期、特殊使命。我們堅信,有她們在,我們一定能取得戰“疫”的最終勝利。 
含羞草影院-含羞草-成人网站